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 教育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6年职业教育活动周 > 工匠精神

巧手工匠——游洪建

2016-05-11 来源:《绵阳晚报》

  游洪建,四川绵阳九洲集团首席技师,钳工高级技师,机制中心钳工班班长。他秉承工匠精神,掌握了许多的绝技绝活,成长为生产一线技术工人的杰出代表,机械加工领域的技能带头人,全国技术能手,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以他名字命名的技能大师工作室,是人社部批准的首批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是四川省高技能人才培训重要基地。

  心手合一:手电钻在气球上给纸钻孔

  游洪建有很多独门绝招绝技,其中一项很多国内顶尖的钳工高级技师都不敢尝试。记者来到游洪建所在的车间,看到了他首次展示的独门绝招绝技。

  气球很普通,游洪建吹的第一个,因放在桌子未垫东西,一下就爆了。“桌子上有残留的金属丝,估计是碰上了。”他随后找来一块布垫在桌子上,避免了气球底部与金属接触。

  游洪建又拿来一个同样的气球,在吹到最大的时候,在上面放一张白纸,他手持锋利的手电钻开始在白纸上钻孔,白纸逐渐被划出了一个圆孔,气球却依然完好无损。

  记者看到,他一口气在白纸的不同位置连钻四个孔,气球却依然完好无损,可见他的手有多巧。“因手电钻有抖动,难度更高。”游洪建说,这之所以是独门绝活,在于手持电钻,而非固定好的钻床,“这完全是靠手感来操作。”

  九洲精度:误差仅千分之一毫米

  游洪建所在班组主要承担着国防精密结构件的生产加工,其精度要求非常高,零件尺寸大一头发丝或小一头发丝,都会导致装配的设备不合格。其中有的零件因为数量少、加工精度高、难度大,仍需要手工打磨。

  但他凭借高超的操作能力和创新能力,通过不断总结经验,在精密盒体无伤铆接、钣金结构件变形快速消除、小孔径不通孔螺钉断钉取出等方面都练就了独有的绝招绝技。

  纯粹凭手感,能不能加工出一样完美的产品呢?在他的技能大师工作室,游洪建演示了快速测量矫正法,这也是其独门绝招绝技。

  在操作台站定,旁边的人都屏住呼吸,看游洪建加工工件。加工之前,他用手将工件固定在仪器上,测量表的指针在一格到两格之间晃动,表明这个工件表面的最高点和最低点,高度差在0.01-0.02毫米。用手固定工件都如此精准,让在场的人都叹为观止。

  游洪建随后在工件的平面进行加工,一会功夫再次测量,量表的指针基本未动,工件的精度达到了千分之一。在教科书上,人的手工锉削精度极限是千分之十毫米,而游洪建却突破了极限,加工的精度达到了千分之一毫米,误差也仅0.001毫米,这是数控机床都很难达到的精度,被命名为“九洲精度”。

  技艺背后:钢棒被锉成一小条

  说起游洪建,单位的同事都会说同样一句话:“他的手可真巧”。而在徒弟们眼中,师傅游洪建简直就是一个奇才:22岁成为班组长,34岁成为首席技师,是九洲集团最年轻的首席技能专家,35岁摘得全国技术能手桂冠,还是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

  可真正了解游洪建的人知道,这双巧手可不是随随便便练成的。1991年,游洪建入职九洲集团成为一名钳工,那年,他18岁。

  “学技术这条路很苦,工匠是靠常年累月的积累保持手感。”游洪建说,钳工就是通过灵活使用锉刀,将一块块钢坯锉成各种需要的零件,这项工作不仅是对体力、耐性的考验,而且很讲究技巧。

  练锉是一件非常枯燥的差事。每天练习一两个小时是常事,别的工友下班了,游洪建还在工作台上;手指、手掌磨起了血泡,裹上一层布又继续;一次不成功,再来下一次。寒来暑往,多少把锉刀都被游洪建锉得不能再用了。“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这句话用在游洪建身上,再恰当不过:一根直径为50厘米的45号钢钢棒,在他手里反复地锉,到最后锉成一小条。

  游洪建将全部精力放在钳工技术上,用血肉之手将一坨坨钢坯锉成一个个精密的零件,2006年,他成为了全省钳工状元。

  优秀工匠:赋予作品生命力

  技艺和精神都需要保护和传承。2012年,以游洪建命名的技能大师工作室,是人社部批准的首批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是四川省高技能人才培训重要基地。通过工作室的组建,加快培养一批青年高技能骨干,建立技术技能创新成果和绝技绝活代际传承的机制,并将技能革新成果和绝技绝活加以推广。

  如今,游洪建的工作更忙了,为了追求精益求精,他每天还要去车间练习两个小时,这是为了保持手感。追求精益求精,用游洪建的话来形容就是:“手现在可以抬在某个位置,可以一个小时纹丝不动。”

  这就是游洪建,一名优秀的工匠,具有坚定从业理想和恒久价值追求的行业先锋。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忠建丰)
相关阅读

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 moe.gov.cn     中文域名: 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