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 教育专题 > 2018年专题 > 全国教育大会 > 教育改革成就

让普惠性幼儿园遍地开花

2018-09-15 来源:《光明日报》

  针对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更加凸显的“入园难”,国务院连续推出3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扩总量、调结构、建机制、提质量。中央财政投入专项资金1000多亿元,支持中西部农村地区改扩建幼儿园,扶持普惠性民办园,我国学前教育实现跨越式发展。从“有学上”到“上好学”,从“一位难求”到“家门口的放心园”,学前教育一步一个台阶,百姓期冀逐步变成现实。

  中国幼教年会秘书长孙纲告诉记者,2012年我国幼儿园总数18.13万所,在园幼儿总数3686万人,毛入园率为64.6%,学前教育总投入为1503亿元。到2017年,幼儿园总数跃升到25.50万所。在园幼儿总数达4600万人,毛入园率为79.6%,全国学前教育经费总投入达3255亿元。

  不断攀升的数字背后是家庭的安心、孩子的笑颜。大量新建幼儿园是基础支撑,这其中大多数是普惠性幼儿园,由财政拨款、政府补贴,办园成本降低,从而降低保育费,让老百姓真正得到实惠。

  2017年4月,教育部等四部门下发《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80%左右。

  各省、市(自治区)迅速行动。今年年初,北京提出“每一所街道都要新建一所普惠性幼儿园”,重庆要求到今年年底新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50所、公办幼儿园332所,浙江省明确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比例将达83%。

  增加的不仅有幼儿园的学位,还有专职教师。各地通过公开招考、免费师范生、核定编制政府购买服务等多种方式,补足配齐幼儿园教师。学前教育专任教师数从2012年的147.9万人增加到2017年的243.2万人,增长64%。

  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园长吴冬梅说,作为学前教育工作者,这几年她最大的感受就是,评价一所幼儿园的优劣,从对物质环境的重视转变为对师资队伍、园所文化、办园理念等育人环境的关注。

  孙纲也有同感:“以前的学前教育领域较浮躁。一些民办教育机构装潢特别豪华,把一些国外教育概念包装一下让家长认可,从而收取高额学费。”

  吴冬梅坦言:“几年前,装潢奢华、设施设备高端的幼儿园是一种风潮。近年来,国家常举办‘学前教育宣传月’活动,社会对学前教育的认知水平不断提高,开始重新审视对儿童终身成长有益的幼教品质。现在的办园压力已经从经济方面转为提升品质方面,我们要让普惠园真正成为优质教育资源。”

  除了观念上的引领,国家对于幼儿园建设还有一整套的帮扶措施。

  重庆大渡口区哆来咪幼儿园是民办幼儿园,在新政策引领下加入普惠性幼儿园队伍。政府每年不断增加的生均公用经费、专项奖补资金均被用于这所幼儿园改善环境、增加设备设施和加大教师队伍建设。园长杨飞艳说,哆来咪幼儿园从80多名学生发展到现在的三所幼儿园(其中两所普惠园和一所民办园)共计600名幼儿。在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推进过程中,大渡口区教委依托公办示范园大渡口幼儿园成立了大渡口区学前教育发展指导中心,实施新教师岗位培训、骨干教师提升培训、保育员岗位培训等多项培训计划,帮助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教师、保育员明确岗位职责和工作规范。

  吴冬梅说:“以前说起幼儿园老师,往往认为不过是唱歌跳舞,陪孩子玩,却忽视了学前教育老师也是专业教师。”以职称评定为例,以前幼儿园教师的职称评审归属基础教育类,最高职称只到幼儿园高级教师,副高职称要挂靠中学或小学职称系列。“现在,我们有了幼教自己的职称系列,从幼儿园三级教师开始,至幼儿园正高级,职称系列完整畅通了。”吴冬梅说。

  另一个变化来自课程改革。“2010年之前,学前教育没有统一的课标和评价体系,一所幼儿园的课程方向取决于园长本人的教育观。而幼儿园的准入门槛低,有的幼儿园无视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直接开展读写算等小学化课程。”如今,按照要求,全国各省市根据幼儿特点设置了相关教育标准。“除了国家和省里的标准,我们还立足乡情、园情,开创独具特色的园本课程,坚持走中国本土课程建设之路。”吴冬梅说。(本报记者 姚晓丹)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忠建丰)
相关阅读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