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部司局机构 > 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 > 工作动态

我的又一个春天

2018-06-20 来源:职成司

蒋虚怀,男,62岁,国家开放大学武汉分部法学专业

  1200多年前,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曾在他的《秋词》一诗中这样写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这首诗很能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在旁人眼里,我就是一个年过花甲、人生已步入秋天的老年人了。但我却觉得自己现在不是62岁,而是26岁!因为自从上了开放大学,我的每一天都过得都非常充实,好像迎来了我人生的又一个春天!

  我生于1955年5月10日。以前也曾有过大学梦,但在我初中毕业上高中时——那个年代上高中和上大学都是要通过政治审查的,家庭出身不好的都甭想。因为我父母都被划成右派,尽管我当时各科成绩在班上都名列前茅,但升高中还就是没我的份。

  这些年我做过生意,开过店,帮人代写过法律文书,代理过案件。但要说起和国家开放大学的这段缘分还得追溯到三年前,2015年,那也是一个秋天。我偶然路过国家开放大学武汉分部的招生点,原本想替儿子咨询一下,却意外得知这里报名上学竟然没有年龄限制,而且还有我非常喜欢的法律专业,于是赶紧给自己报了名。真是没想到,我一不小心竟然圆了我的大学梦!这幸福真是来得太突然!我就像中了大奖似的,从报名的那一天起,直到今天,我都很激动。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生活激情,这确实是开放大学带给我人生的又一个春天!

  我平时其实还是比较忙的人,但无论多忙,两年多来我从未缺过一节课。还记得刚到学校上课,有的课程人数多,有的课程人数少,起初我真的很担心人数少的课程会被学校取消。不过,我担心的事并未发生,而且令我特别感动的是,无论人数多少,无论天气怎样,老师们都准时、激情出现在课堂上,哪怕只有一名学生,老师仍然非常认真地讲课,无一不是倾囊相授。有好多次,我情不自禁对我那些年轻的同学说,“我们这上的简直是贵族学校,过去的王孙贵胄读书的条件也不过如此!”我认为丢一节课比丢了钱包还可惜,因为每一节课的价值都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每一次学有所获,我都是兴奋不已。多少年来我代写法律文书、代理案件,我自以为写作和法律实务都是我的长项,但听完邹莉老师的实用写作和黄宏老师的行政法等课程后,我为自己的粗浅和自以为是感到汗颜。原来这些课程都有如此丰厚的内容,我过去所知道的不过是九牛一毛。从此我认识到,学习要想有收获还离不开“谦虚”二字。

  在我的带动下,我的爱人和儿子也都在国家开放大学报了名。我那并不宽敞的家,就像一个开放学习小园地,我们仨就是一个开放学习小组。尤其在寒冬时,一家人围坐在灯下学习,尽管窗外寒意阵阵,但窗内却透着一股股春天的气息,温暖而静谧。

  最后,我想说的是,学习是我们终生都该干的一件事!就像人的一生每天都要吃饭一样——吃饭是为了维持我们躯体的存在和健康,而学习则是为了维系我们灵魂灵性的存在,让我们的生命闪耀智慧与爱的光芒。

  学习,真的可以让我们的春天永驻!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刘潇翰)
相关阅读

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 moe.gov.cn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